社會宅恐是專家的夢靨

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 執行秘書 詹竣傑

近日中央與地方政府接連提出住宅政策,甚至有總後參選人提出八年二十萬戶的社會住宅,相較於現在政府的三萬四千戶更為進步。究竟,社會住宅的內涵與意義是甚麼,實在需要更進一步釐清。筆者憂心,社會住宅恐怕只是專家的夢靨!

專家的夢靨一:社會宅無法照顧弱勢,是政治現實下的妥協!不是反對的理由!

我們必須積極認知社會住宅就是弱勢補貼和社會安全的建設。既有聯開宅或公共住宅的租金過高,主因是事業機關對於自償性的解釋以及周邊居民的疑慮,此尚需突破。而對象上,設定高所得與青年是綜合政治考量與周邊居民緩衝而成。這的確是現實下的妥協,我們應積極探討背後的成因,而非以此為反對社宅之緣由!

專家的夢靨二:租金補貼無法給弱勢實質協助!

由於社會住宅存量低,當然對於高房價影響較小,但發租金補貼就可以解決居住問題嗎?台灣的租屋市場基本上是黑市,政府對於租屋市場的管控付之厥如。況且,市場普遍的歧視根絕困難(如先前的賴伯伯事件)。嚴格來說,租金補貼必須建構在租金管制(以免房東惡意漲租)、確保雙方權益(如房東住宅品質、確保房東收益)等。除非政策上願意建構完整制度保障雙方權益,否則租金補貼無法協助弱勢;再者,租金補貼下,弱勢較為分散化,相較而言整體社會需要投入的資源更多。我們只是眼睛假裝看不見,但要投入更多資源。

專家的夢靨三:土地,難道只有地價嗎?社會住宅,就不是公共財嗎?

土地與住宅,難道都只有計算地價嗎?城市的價值,只有房地產價格?難道台北的豪宅和商場還不夠多?放眼望去都是房仲店,其他日常生活所需者都消失。社會經濟弱勢之所以需要入住於市中心,就是考量就業與就學,畢竟移動能力和經濟較差。許多外國興建於郊區之社會住宅,因通勤時間過長,使得社區冷淡,叢生更多社會問題。換個角度想,如果從協助社會底層者有個安居的空間,整體社會對於福利的投資,將可大大減少,也可提供都市發展的多樣性。

在台灣,住宅長期被視為「個人議題」,所以社會住宅被認為不比其他設施具效益。從社會住宅的議題中,可看出既有對於住宅的理解,都是投資引領的「房地產」,認為健全市場和租金補貼就可以解決。從社會住宅政策來看,政府與人民,從來都是一面鏡子的兩面。所以,你準備好怎麼看社會住宅了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