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正視疫情下租屋族困境!呼籲政府將「租屋協助」納入紓困方案

自五月中以來台灣疫情惡化,已宣布全國三級警戒至6/14日。揆諸各國經驗,當疫情進入社區感染階段,在疫苗未施打至一定人口比例形成群體免疫前,維持一定程度管制封鎖將勢所難免。換言之,此次對台灣民生及產業的影響時間與衝擊幅度,將明顯會比去年初那波更為嚴峻。

又相較於去年肇因中國、歐美疫情打亂全球生產鏈進而影響本土製造產業,此波疫情對應的是,緊戒狀態下對日常生活相關消費服務業之衝擊,含括食、衣、住、行等面向眾多業者,以及龐大的就業群體及零工者。在可預仍將有一段期緊縮流動的緊戒狀態下,除了業者的紓困外,對其下因此減班、停班、乃至失業者的協助亦是重中之重。

歐美經驗清楚顯示,對於疫情下經濟面最受衝擊的民生消費服務產業的從業者,繳不出租金導致無處可居是無可迴避的問題。就此,歐美各國採取了各種因應對策,如疫情期間禁止房東驅離房客,明訂凍漲房屋租金,給予房東減稅換取降租等。回到台灣,就疫情下「繳不出房租」課題,巢運於去年便呼籲政府須有相對作為,惟當時情勢相對和緩未被採納。現疫情情勢已非去年,不再有超前部屬的餘裕,部分民眾「繳不起房租」已是眼下當儘速因應的課題。

因此,巢運等民間團體邀請王婉諭、江永昌、吳玉琴、吳怡玎、邱顯智、張其祿、蔡壁如等跨黨派委員,於今日(6月2日)一同召開記者會,要求政府將紓困4.0擴及受疫情衝擊「繳不出房租」的租屋族。

政府可以對租屋族採取怎樣的紓困?

眾所皆知,台灣屬小房東為主的「地下化」租屋市場,政府無法掌握出租現狀,房東亦普遍逃稅,對應疫情下「繳不出房租」問題,能採取的政策工具相較國外也是有限。這些存在許久的問題,需要透過稅制改革、租賃條例修法等,並不是短時間內能解決的問題,更無法應對當前的疫情急需。因此巢運認為,當前相對可行、且能夠盡速採取的方案,便是針對因疫情薪資縮減的租屋族提供租補。建議如下:

  1. 法源與財源:在法源上應該參照《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財源部分亦應使用紓困基金為之。
  2. 協助對象:符合紓困4.0之「弱勢族群、自營作業者、農漁民、無一定雇主的勞工或自營工作者、營業受衝擊50%以上企業之員工」且有租屋事實者。
  3. 補貼方式:符合前述對象資格者,採以下方式給予補貼。(1)社會住宅租戶,補助50%應付房租,補助金額直接撥予地方政府、國家住都中心。(2)包租代管租戶,補助50%應付房租,補助金額直接撥予房東。可循包租代管現行支付體系,簡化行政成本。
  4. 領取租金補貼者,補貼額度加碼50%,補助金額直接撥予受補助者。可循租金補貼既有支付體系,簡化行政成本。
  5. 非屬以上三類但符合前述補助對象資格者,提出租屋相關證明,比照(中央)既有租金補貼標準給予緊急租金補貼,併入紓困4.0方案一起支付予該對象。
  6. 配套機制:為因應疫情緊急狀況,針對「非屬以上三類」者之補貼,建議:與《住宅法》脫勾,排除合法建築之限制,方能回應當前疫情衝擊真實租屋困難與需求。並與租稅稽查(租賃所得稅)脫勾,避免出現受疫情影響租客不敢申請現象。
  7. 實施期限:建議以三個月為一週期,並視疫情狀況滾動式檢討。
正視租屋族困難,納入紓困4.0給予必要協助

再次強調,今年與去年疫情所影響之層面不同,疫情影響強度與時間也更為劇烈。因此,巢運強烈呼籲政府:應當正視受疫情衝擊經濟收入者的「繳不出房租」風險及困難,將租屋協助納入紓困方案,給予必要且及時的協助,協助他/她們共抗疫情、同度難關!

最後,除要求政府正式協助外,長期關注投入租屋議題的「崔媽媽基金會」有感社會強烈需求,已率先籌措一百萬元基金將於近日推出「租金紓困服務計劃」,以協助受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之福利邊緣弱勢家戶,減輕租金壓力維持居住穩定。率政府之先,盡一分心力,更期盼能拋磚引玉,邀各界共襄盛舉,充實基金規模,替弱勢房客解困。

◎ 記者會完整書面資料與影音資料,請參考雲端資料夾 https://reurl.cc/DgvnG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