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推展合作社怠惰違憲,要求監察院調查糾正

◎ 聯名團體(依筆畫順序):中華民國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台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台灣勞工陣線、台中市友善住宅公用合作社、台北市種子清潔勞動合作社、台灣友善書業供給合作社、台灣綠主張綠電生產合作社、宜蘭縣無過生活社區合作社、高雄市友善住宅公用合作社、常樂苑住宅公用合作社(籌備中)、新北市友善住宅公用合作社、臺北市育坊社區照護勞動合作社、臺灣食在安心農產運銷合作社、樂齡住宅公用合作社(籌備中)、花蓮縣東華校園儲蓄互助社、基隆市第一住宅公用合作社、台北市地下社造勞動合作社。

合作社講求公平、互助、將生產價值返回創造者等原則,是國際公認的必要機制與趨勢。又以及,因應當前高齡化、孤獨化、貧富差距擴大的社會背景,合作社提供民眾藉由自我組織(self-organized)實現經濟與生活之改善之可能。《憲法》145條明訂:「合作事業應受國家之獎勵與扶助」,顯見發展合作事業乃我國之基本國策。

然而,我們必須沈痛地指出,政府對推展合作社怠惰違憲,所謂的「獎勵與扶助」形同具文。因此,今天民間主動團結起來,包括消費、住宅、綠電、勞動、書業、社區、儲蓄、農業等十數個合作社及團體,於監察院前召開記者會,痛陳政府各相關單位在推展合作社之行政怠惰事實組織,並呼籲監察院依憲法意旨啟動專案調查,並提出相關糾正要求行政機關儘速改善。

合作社現況:低度發展且持續萎縮

從統計數據來看,台灣合作社實為低度發展(圖1)。以2020年數據,我國現有合作社場數為3,891間合作社,相較於企業約152萬家、以及非營利社會團體約6.7萬〔註1〕,落差之大可見一斑。

更嚴峻的是,合作社持續縮減衰退。2014年全國合作社為4,559間,2020年則縮減至3,891間〔註2〕,短短六年內少了668社。就合作社社員數,從2014年的325萬4,662人,下滑至2020年的271萬6,154人〔註3〕,短短六年少了53萬8,508人。

問題:政府未依憲法意旨且行政怠惰

基於《憲法》145條「合作事業應受國家之獎勵與扶助」之意旨,政府相關單位理應積極推展合作社「獎勵扶助」工作,但實際上卻背道而行,致使我國合作社發展積弱不振。具體行政怠惰事實指認如下: 

  1. 業務組織人力不足:合作社業務於內政部合作及人民團體司(籌備處),轄下有合作行政管理與合作事業輔導科,人員編制僅有10人;對比於過去省政府合作事業管理處進用人力曾高達109人,量能不足毋庸置疑。另地方政府則多分派於社會局處下,屬行政兼辦性質,完全不受重視。
  2. 預算資源持續下滑:據統計(見下圖),自2004年後,中央合作事業業務預算便不斷下降,由2004年的49,600(千元)下降至2020年的5,441(千元)。預算不斷縮減,嚴重影響合作事業。
  3. 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同樣擺爛:依《合作社法》第54-2條:「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辦理前項業務,得視需要,訂定有關合作社業務經營之輔導、管理、獎勵及其他應遵行事項之辦法」。據了解,目前僅農業、計程車與原住民合作社〔註4〕訂有相關輔導管理辦法,其餘類型付之闕如。
  4. 發展基金設置停滯不前:依《合作社法》第7-1條:「中央主管機關為推動前項業務,並落實合作社之獎助,應設置合作事業發展基金」。雖法令明訂,但自104年至今「尚未落實」,又如合作社培力機制相對缺乏,僅提供成立前的諮詢和事務費補助〔註5〕。(反觀,經濟部為協助企業發展成立之「中小企業信用保證基金」,自成立至今,共提供7,117,447件信用擔保,保證金額達13兆3,217億餘元,融資達17兆9,862億餘元。〔註6〕另為輔導中小企業,提供多樣協助。

我們的訴求:監察院啟動「合作事業發展調查」鑑於前述政府行政怠惰之說明,我們呼籲監察院依《憲法》第145條之意旨,進行「合作事業發展」專案調查,針對合作事業法令主管機關及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之業務推動,檢視相關法令、組織人力、經費預算實際狀況與「獎勵扶助」具體作為,據以指認確有行政怠惰,並提出相關糾正要求其儘速改善。

◎ 延伸閱讀:〈合作事業:一個被長期忽略的基本國策〉


註1. 企業統計來源,經濟部統計處(2019);社會團體統計來源,內政部統計通報(2019第44週)

註2. 參見合作社事業統計年報(2014~2020),刊於中華民國合作事業協會官網(瀏覽日期9月23日)

註3. 同註2

註4.《農業合作社輔導獎勵辦法》、《計程車運輸合作社設置管理辦法》、《原住民合作社輔導考核及獎勵辦法》

註5. 參見《內政部合作事業補助作業要點》

註6. 中小企業信用保證基金民國107年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