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住宅】終の家-日本龍崎長者村

文/ 菅沼毅(OURs都市改革組織實習生)

在日本總務省2020年高齡人口推算數據調查中,日本高齡人口在總人口數的佔比超出年輕人口15.9%,且在未來人口推算中呈現持續上漲的趨勢。少子高齡的社會狀態引發多種社會議題,人們也開始關注自己老後生活和長照等問題。本文為大家介紹的龍崎長者村便是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下,以共享長照生活為構想,透過自主參與設計的理念打造出的 「終の家」合作社住宅。

圖一 日本高齡人口預測圖
資料來源:日本總務省2020

座落於日本茨城縣龍崎市松丘(龍ヶ崎市松ヶ丘)地區的龍崎長者村(龍ヶ崎シニア村),源自於一對叫做今美的夫婦,希望在退休後有一個可以休憩養老的環境而構想出來。龍崎長者村也是日本民間自發型合作社住宅的代表性案例。

在2003年長者村開始規劃,以「醫」、「食」、「住」三項為主題,在合作社住宅中融入醫療護理、健康飲食以及交流互動的居住空間,並進行招募成立建設組合(合作社)。第一期的住宅建設一共有29戶,入居者的平均年齡為65歲。在2007年成立長者村株式會社(株式会社シニア村)為後期的園區維護管理做準備,夫婦二人也是公司股東。於2007年11月第一期建設結束,開始入住。今美夫婦以自身的生活經驗出發,在對生活空間的感知和對居住空間的構想同時,與組合成員通過實地考察長照設施,融入長照設施的無障礙空間和休閒娛樂等的空間設計,生產出社群自主參與規劃的共享居住環境。

長者村的規劃初期以約3100萬日幣取得土地,採用第三管理者的方式,即由長者村株式會社(株式會社シニア村)進行營運管理。在2012年,由今美夫婦帶頭設立的「長者村建成會」(シニア村を作る会)建設組合與長者村.常盤建設株式會社合作進行第二期長者村的共同規劃建設。

圖二 長者村地理區位
資料來源:Google Maps
圖三 長者村基地概況
資料來源:ヴィラ松ヶ丘(龍ヶ崎シニア村2期)報告書
一、源自生活的初衷

提出「終の家」構想的今美夫婦分別是電機製造公司職員和具有醫院行政工作經驗的家庭主婦。由於雙方父母都年事已高,照顧父母便成為他們生活中的一部分,這也為他們忙碌的生活帶來了不小的壓力。雖然長照設施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但是他們擔心父母進入長照設施後會和家人產生情感上的疏離,使長者對生活感到不安。因此,他們嘗試減輕自身生活壓力,也希望可以有協助照顧長者的鄰里環境,讓有共同意向的人一起居住,互相幫助。於是「醫」、「食」、「住」三項則被定位成長者村的建設理念。

第一期長者村與地方醫療機構合作,地方醫療設施會定期來長者村提供問診服務。在第二期的長者村規劃中更是直接引入當地的診所進駐到長者村一樓,提供醫療服務。在飲食的部分,雖然在每一個戶型中都有獨立的廚房,但為了方便長者用餐和營養管理,會由營養師根據住戶需求配置菜單,並與在地的餐廳合作提供。長者村也結合了一般長照設施的機能,為長者提供友善的居住和交流環境,例如設置無障礙的公共浴室、屋頂農園和公共食堂等。在這個過程中,通過今美夫婦的積極宣傳,聚集了對老後生活有共同意識的社群,共同參與對未來社區和居住環境的設計。他們開辦多場討論工作坊,積極與COOP全國推進協議會進行協商討論,引入協會的合作廠商等資源到建設組合,合作規劃建設社區。

圖四 龍崎長者村居住理念
資料來源:作者整理
圖六 龍崎長者村規劃工作坊(左)、在食堂的交流活動(右)
資料來源:H24-2仲間と共に作る終の住家–茨城県/事業概要
二、參與式的規劃設計

龍崎長者村在日本的合作住宅歷程上是一個具有代表性的,民間居住者主導的合作社住宅案例。在長者村的建設過程中,今美夫婦也不得不涉及事業企劃和住宅規劃等的實務操作。    

今美夫婦從合作組合的成立、人員招募、土地購置、房屋的設計以及在地資源的引入都是從零開始。在今美夫婦的事業提案報告書中提到他們在初期,面對以社區共融為出發的構想中,社區事業(Community Business)的學習是令他們收穫最大的部分。他們四處參訪長照設施,學習他人在長照設施的房屋設計中所考量的各項元素,並與組合成員開辦工作坊分享給大家。在他們的走訪學習中也注意到長照設施的集體生活型態不僅存在每位入住者失去了自己私密空間的問題,大家的生活也變得整齊劃一,每個人對自己生活上的需求也不再像入居前那樣豐富多樣。

在進入到正式的運營規劃時,他們將整體的建設參與流程分為了項目企劃-募集活動-實務與建設組合的設立-施工與組合運營-行政處理五大部分。在這一系列的過程中,建物的企劃設計和內部管理業務等方面也都積極與社群外部的專業者進行溝通,尋求支援。

圖七 長者村規劃設計流程
資料來源:ヴィラ松ヶ丘(龍ヶ崎シニア村2期)報告書

在第一期長者村的成立過程中,由於一般民眾對長照設施的合作社住宅並不了解,因此大家也存在很多不安。這也使得初期的成員招募並不順利。後期今美夫婦成立住宅管理公司後,積極宣傳合作社住宅的客製化優勢,開設臉書專頁,參與政府企劃的宣傳活動等。長者村作為日本第一個融合長照設施的合作社住宅,也受到了媒體的關注與報導。在正式推廣宣傳後的半年間,29戶住宅便全部招募結束並順利展開後期的建設。在第一期住宅落成不久後,長者村的好評推動了今井夫婦開始策劃第二期的住宅建設。在2012年,第二期長者村建成。第二期共有20戶住宅,規模雖然比第一期要少,但是增加了診所和農園等公共設施,進一步回應「醫」、「食」、「住」的初衷。

圖八 運作模式
資料來源:作者整理
圖九居民與設計師討論戶型的設計
資料來源:ヴィラ松ヶ丘(龍ヶ崎シニア村2期)報告書
三、大家的生活

在今美夫婦與加入合作組合的成員從初期的建物設計開始,在依據自己實際生活所需的同時,與其他使用者共同規劃共用的空間。這種合作模式下所產生的長者村,在內部的空間格局上既確保了長者生活的私密性,又具有自由交流的開放空間。合作社住宅打破一般長照設施中私密空間與公共空間之間的矛盾,不僅讓給兩種空間結合一體,更呈現了在共享的公共環境中,每個獨立個體之間可以跨越私密空間的隔閡進行交流。長者村社區從建設到後期的運營中,所利用的服務和資源大多與在地的社群組織保持連繫,例如診所、餐廳和志工等。內部的社群也具屋頂農園等豐富的互動交流空間。開放式的食堂設計也為當地群眾提供服務與休憩的場所。這種充分的考慮社群內外連結的參與式設計,讓社區內外部的「人與人」和「人與空間」更具流動性。

圖十 龍崎長者村模型 一樓開放空間與屋頂農園
資料來源:ヴィラ松ヶ丘(龍ヶ崎シニア村2期)/報告書

在龍崎長者村的社群生活中,每個個體間的互動,形塑出長者村社群共同意向的生活樣態。日本如同台灣社會,在社會上將年輕人照顧長者看作是一種責任也是義務,但少子高齡的社會發展背景也使得年輕人的社會壓力不斷增加。另一方面,在高齡化的過程中,孤獨老人的存在也一直是急需社會關注的議題。在面臨疫情等突如其來的社會變動之下,一個人的力量則更顯微薄。「終の家」作為一種新的嘗試,仍然存在面臨著居住者過世後的產權以及社群維護等諸多有待討論的議題,但是 「終の家」的合作社住宅也為我們對未來的想像增加了一個新的選擇。

參考文獻

今美利隆・久美子(2012)ヴィラ松ヶ丘(龍ヶ崎シニア村2期)、報告書:4-9。

王志弘(2009)〈多重的辯證:列斐伏爾空間生產概念三元組演繹與引申〉,《地理學報》55: 1-24。

株式会社シニア村(2010)H24-2仲間と共に作る終の住家(茨城県)、スマートウェルネス住宅等推進モデル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