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政府不要繼續擺爛,儘速辦理疫情租屋紓困!

去年4月與今年6月,因應新冠疫情疫衝擊,巢運分別邀同多位跨黨派立委召開上記者會,呼籲政府能將「緊急租金補貼」納入紓困方案,然始終未獲政府採納。由於等不到政府積極回應,民間團體只能自己先做。

長期投入租屋服務的崔媽媽基金會,於6月10日率先推出「弱勢家戶租金紓困計畫」,預計結合社會企業「崔媽媽蝸牛租屋」捐款與大眾勸募,籌集200萬以提供100個弱勢家戶「緊急疫情租金補貼」,協助他/她們撐過疫情難關。

基於崔媽媽「弱勢家戶租金紓困計畫」執行與其第一線租屋服務真實經驗,我們取得更明確的數據反饋,那就是:疫情對弱勢租屋階層的確有重大衝擊,而內政部的「加強租金補貼辦理」效果有限。就此,巢運特再次召開記者會,正告政府不當持續擺爛,應即刻啟動租屋紓困相關作為。

疫情確實對弱勢租屋造成明顯衝擊

就數據反饋部分,首先是關於疫情衝擊下弱勢租屋階層之處境。

在2020年前半年,疫情相對緩和時,崔媽媽基金會所處理的租屋法律諮詢案中屬疫情案件約佔總案量2.3%的比例。但在今年疫情升為三級後,租屋法律諮詢案中疫情案件佔比來到12.59%為,6月更是暴增到28.4%。

以及,租屋疫情案件暴增,主因為疫情弱勢收入銳減,造成提前退租(撐不下去了)、租押金返還(提前退租押金遭沒收)這兩類案量比例大幅上升。今年5、6月這兩類案件的諮詢比例,同樣遠遠高於2020年1到6月的同類案件。

綜上,我們可明顯的對照出這波疫情對租屋族帶來的衝擊,特別是政府實應加以重視。

租屋弱勢階層並未含括住宅補貼體系

數據反饋第二個部分,則是關於政府既有租金補貼之盲點。

就崔媽媽「弱勢家戶租金紓困計畫」為參照,該計畫到7月7日截止,累積了154件的申請案(審核中),其中,96.5%申請者都具備弱勢身分,半數為低收入戶與中低收入戶。上述這些弱勢者理論上皆有資格申請政府的住宅補貼,包括租金補貼、包租代管、社宅,但經崔媽媽就已審核案件詢問後,有71.6%的申請者未領取任何補助。另追問為何不申請租金補貼,以「房東拒絕」、「非合法住宅資格不符」為最大宗。

換言之,在台灣長年的租屋黑市下,政府既有的租金補貼機制,顯然有一定比例的弱勢租屋階層實際上是「看得到吃不到」;此現象於平常時期雖不盡人意或能勉強忍受,但在疫情衝擊經濟所得狀況下,政府還能無動於衷嗎?

政府的租金補貼遠水救不了近火

讓我們看看內政部的反應。面對疫情下的租屋族困境,其於2020年提出:針對受到疫情影響而減少收入或無收入者群,申請既有租金補貼時可獲得評點加分。問題是,這樣的作法有真的改善受疫情衝擊租屋者的困境嗎? 事實是,效用有限。

其一,租金補貼有其時程規範,例如即將於八月開放申請的租金補貼,縱使獲得評點加分,但從明年一月起才會開始發放,對受疫情影響此刻當下將繳不出房租的民眾而言,完全是緩不濟急。

第二,即前述數據反饋可知,有許多弱勢租屋階層因「房東拒絕」、「非合法住宅資格不符」而無法申請租金補貼的,內政部你疫情評點加分再多,對他們來說也完全沒有意義。

令人不解的是,內政部迄今仍在還自欺欺人,無視弱勢租屋階層面臨的真實困境,迴避巢運等民間團體多次呼籲,只會不斷跳針重複「可以申請租金補貼」這種答非所問的官話。相較其它部會,明顯的就是卸責擺爛,對此巢運提出強烈的譴責。

正視弱勢困境、承擔行政投入,儘速推動租屋紓困

再次強調,疫情衝擊造成民眾「繳不起房租」是眼前、當下的正發生問題。然現行租金補貼根本是遠水救不了近火,且民間自行籌資協助終究量能極為有限。巢運認為,採「緊急租金補貼」並納入紓困方案是目前最快速且有效的因應之道,其具體作法已在今年6月份記者會說明。

以及,「緊急租金補貼」就法治面完全符合《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紓》意旨與授權,且據悉疏困特別預算也尚有經費,所以關鍵是,政府的態度與意願;是否坦承正視疫情衝擊下民眾「繳不出房租」的困難與風險?是否願意承擔發放緊急租金補貼必要的業務行政投入?

這是民團第三次就此議題召開記者會,內政部你還要繼續擺爛嗎?


附件:崔媽媽「弱勢家戶租金紓困計畫」辦理情形

統計時間6/11~7/7
總申請案量154件
完成審查81件
總募款金額1,919,442元
已補助金額827,488元